愿吾此生,不负青史之职责,不负君之心意

不负青史不负君

【巫师3/The Witcher 3】晨间大误(狼帝狼无差微狼攻)

第一次写比较崩坏的画风轻拍x
↑只是想脑洞这俩人真的搂搂抱抱会是什么样子
sy也有同步x

杰洛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暖黄的灯光投射到他金色的瞳孔里,让他在恍惚间似乎看到了凯尔莫罕熟悉的装饰,就像他经常做的那个梦一样。
叶奈法半裸上身,站在镜子前面梳理着自己柔顺的长发。不用他想,她一会儿就会换好那一身黑色的长衣,再次变回那位为人要强的女术士。也就这一会儿,才能看到她少有的,类似少女的一面。
杰洛特翻身下床,像只大猫一样轻手轻脚的走到那到背影后面,将对方一把搂在怀里,脑袋放在对方黑色的头发里蹭了蹭。
手感有点奇怪....
还处在梦游状态的猎魔人如是想着,将双手往上挪了挪。
手底下的皮肤松松的,骨头还有点硬,咯的他...

我要po她的他!!!!
p2找我一只游戏群里小伙伴约的稿子...灰心哥霍克伍德x(伙伴很忙的就不说)

【巫师3】夜之诅咒(撕下的日记系列,妖灵化!恩希尔注意)

cp恩希尔/杰洛特/恩希尔无差
脑洞极大勿打x背景设置尼国战败,迪胖当上北方领主
不定更新x篇章什么的都是怎么开心怎么写x
配合撕下的日记系列食用更佳x

浅浅的月亮斜挂在山脉的顶端,仅剩的光芒被厚实的树叶完完全全的挡住。乌鸦啼叫了三声,山脉上的夜晚越来越冷了。
杰洛特就是在这个时候寻找上山的。
黑日妖灵——一个恶名昭彰的,早已演变成了市井传说和那些专门吓唬小孩的故事的怪物——又一次引发了骇人听闻的血案,也正是因为如此,愚钝的人们才如梦初醒的意识到,他们的的确确需要一个有能力解决这个恐怖传说的人来帮忙。
不同于他见过的其他妖灵,这个妖灵的出没地点毫无规则,不想日间妖灵或者是夜之妖灵被束缚在一个地方,它更像是飘...

【巫师3】沾血的信件(撕下的日记系列)

梗还不是很明显,但是有些剧透?

(杰洛特在被屠戮殆尽的乔亚格村发现的一张已经写完了很久的信件,但已经严重泛黄,并且沾满了不知名的黑色液体,勉强能看出年份是1287年)

……我可能是我们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了……

……有人告诉过我们,不能去那座山里,那里有一个可怕的幽灵……我们应该听的……

(似乎是撕下来并且接上的新纸张的痕迹,字迹潦草)

我要把我经历的一切简短而清晰的写在这里,然后尽早贴到告示栏里,希望有来往的勇士能够看到它,帮我们尽快的解决这个可怕的麻烦。
那天我喝醉了酒,和几个家伙一起上山去了。当时我们还觉得有多英雄,但现在我后悔,后怕极了。
——晚上的山里面没有风,我们一起生了火,绕着它发疯一...

【巫师3/The Witcher 3】撕下的日记(酒馆老板)

可以看作没cp)实际上恩希尔/杰洛特/恩希尔无差

(被撕掉的地方已经看不出来时间)

已经入秋了,麦子刚刚收下来的日子永远是最美好的。一边闻着田间的麦香,一边清点着一天的收入和支出一直是我认为最幸福的时光,但现在我却无暇享受。
今天在我的小酒馆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,它实在是过于诡异,以至于我现在正在想我是否需要贴出来一张告示,找几个愿意帮忙的人来调查它。
今天本是一个与平常无异的一天,自从那个漫长的冬天结束以后,这里的人都忙碌着,让这个村子再次充满生机。
我印象里的白果园一直都是个平静且有些偏僻的地方(当然以前也是,如果没有“黑衣者”的话),来我的小酒馆喝酒的路人也不是很多,大多都是互相不熟悉的陌生人之间...

我觉得最近要炸,又开了一辆,囚禁灌血play

开车开车

自己存个档,画师老烟

我一直有点在意个事情,就是老师他真的不是古代彼海姆的人吗...可这怎么解释他的穿着与所谓的“现在”魔法师不同而更偏向于古老套装呢?(手和靴子是古老魔法师套装的靴子和手) ​​​
求懂得魂学家指导_(:3」∠)_

无意义的一辆小破车
致力于一个人撑起一个cp一百年x
以及其实我只想日他XD)

© 不负青史不负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